电影众筹:游戏 投资 文艺梦

2015-08-28 10:58:00

      电影《大圣归来》的成功,将电影众筹带入人们的视野,多家影视公司纷纷试水众筹为电影募资。通过互联网为电影募集资金、集聚人气的方式日渐增多,对电影业产生了深远影响。电影众筹是一种创新尝试,需要在防范风险的基础上继续鼓励和支持

  近日,各大城市影院推出的《大圣归来》广受市场好评,让不少人看到了电影众筹的潜力和希望。电影众筹给电影业带来了哪些启示?它会发展成为电影产业常态化的一个融资模式吗?

  电影众筹愁不愁?

  近年来,“众筹”这种模式越来越多地走进国人视线,电影众筹的真实情况是“几家欢喜几家愁”

  提到当下最火的众筹电影,自然非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莫属了。而它与众筹之间的“缘分”,是从一次“突发奇想”开始的。

  该片出品人路伟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金融投资专业。在他的微信里,有一个校友群是专门聊众筹主题的。2014年12月的一天,他忽然想为这部初定在贺岁档上映的片子众筹发行宣传经费,于是就把这个点子发到众筹群里询问,没想到立刻就获得了几位校友的支持。随后,他又把消息在朋友圈发出,获得了热烈响应。从当天中午开始短短4个多小时,专门成立的“西游电影众筹群”中已经有70多位群友加入,募集金额近500万元。大约一周后,109名孩子的父母总共出资750万元支持这个名为“给未来的礼物”的众筹项目。他们还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《大圣归来》的“众筹出品人”。

  “移动金融和社交金融的时代即将到来,一个手机号或UDID就可以运营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了。”感受到信任与力量,路伟感慨道。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随着《大圣归来》刷新中国动画电影票房纪录,影片背后的众筹故事也浮出水面,引发了一场关于电影众筹话题的关注和讨论。

  近年来,“众筹”这种模式越来越多地走进国人视线,它与电影间千丝万缕的互补联系也渐渐显现出来。在点名时间、众筹网等国内最早的几家众筹类平台上,众筹项目中也不乏电影众筹项目的身影。这其中,动画电影作品《大鱼海棠》较为出名。

  很多人初次接触到这部影片,就是从点名时间网上的那次众筹活动开始的。2013年,3996位网友看了影片短视频后,在45天里共计出资158.25万元支持《大鱼海棠》的制作,这在当时也创造了国内动漫电影业众筹的纪录。2013年11月,《大鱼海棠》终于确定了投资方和发行方,开始进入制作阶段。

  从2005年7分钟短片出炉,到2008年打磨剧本,到2011年项目因筹资不顺暂停,到2013年试水众筹……《大鱼海棠》一路走来颇为坎坷。主创者之一梁旋曾透露,他们计划在2015年11月前完成该片画面方面的制作,但至于完整的影片何时制作完成,上映档期等,尚无确切消息。对此,参与过该众筹项目的人,评价也褒贬不一。他们中有的对于影片反复“跳票”已不抱什么希望,有的则认为,有情怀的电影就是需要时间细细打磨。

  冷冷热热,起起伏伏。同样是电影众筹项目,同样创造过纪录,《大鱼海棠》和《大圣归来》处于“冰”“火”两种不同的状态,值得细细琢磨。对此,北京新元文智咨询公司董事长刘德良认为,两个众筹项目在推出时间、参与环节、回报模式、团队力量等方面的不同,是造成差别的主要原因。“当下,国内尤其是影视界对于众筹模式的认知越来越深刻。从这一点来说,《大圣归来》无疑生在了更好的时代。”

  这几年,电影众筹虽然被广泛尝试,但真实情况是“几家欢喜几家愁”。《港囧》《黄金时代》《龙之谷》《飞鱼秀》《我要你开花》……对于这些走过“众筹秀”的影片,观众有的耳熟能详,有的闻所未闻。可见,众筹并不是影片制胜的唯一“法宝”。电影众筹项目能否获得预期效果,操作方法能否借鉴推广,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
  “众筹只是个形式,产品才是价值的载体。”路伟告诉记者,“《大圣归来》电影用了8年准备,3年制作,里面有‘史上最萌’的唐僧、最接地气的悟空、好吃爱搞还能36变的八戒,还有一个特别‘强大’的魔界黑大佬。此外,这部影片还是第一部基于全CG技术制作的真3D动画电影”。而这些因素为影片获得好口碑、好票房,也为众筹项目获得高收益提供了有力保障。

  电影业格局求变

  众筹方式增加了观众在影片投资、制作、营销上的参与度,对电影业也产生了深远影响

  互联网对传统电影产业的影响正在显现。众筹正是其中重要一环。电影众筹融入了互联网、大数据等众多元素,受到业内外人士的热切关注。通过互联网为电影募集资金、集聚人气的方式日渐增多,这对电影业会产生哪些影响呢?

  “电影众筹不是一个简单的金融产品。”微影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孙磊认为,电影是高体验的文化产品,众筹方式增加了观众在影片投资、制作、营销上的参与度,可以让人产生“我和影片离得很近”、“我是它的代言人”的认同感,而这种力量不容小觑。

  事实上,在影片上映之初,89位众筹投资人带来了远超过780万元的价值。他们组织的包场一共超过了200场,部分投资人还在北京、上海等地为该片提供了长时间的免费户外广告。该片口碑暴涨并引发网络“自来水”现象,也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这一众筹模式。最终,影片获得口碑和票房的双丰收,而投资者们也获得了人均近25万元的收益,实现了多赢。

  看过《大圣归来》的正向案例,再来看几个反例。2014年,百度“百发有戏”推出首期众筹电影《黄金时代》,预期最低年化收益达8%,最高年化收益16%,预计总票房将达到2亿元至2.3亿元。然而,在国庆档期上映的《黄金时代》,首日票房仅1060万元,最终票房约5000万元。遭遇了滑铁卢的,还有阿里巴巴旗下“娱乐宝”推出的众筹电影《魁拔3》。《魁拔3》在3天内即完成了1000万元的资金募集,而最终票房未达到2000万元。

  互联网涉足影视圈,重在优化而不是颠覆。谈到“电影众筹”出现的一些问题,百度金融首席业务架构师陈后猛曾表示,电影众筹是个新鲜事物,开始发展过程中难免有很多磕磕绊绊。

  唐创投资董事长杨勇认为,股权众筹这种模式不仅新鲜有趣,同时抗风险能力非常强。其中,“圈内众筹”的模式比较适合电影业。“由著名导演、明星参与的电影,在熟人圈内众筹特别容易。而且这种方式对导演、制片人特别有吸引力。”他说,“可能第一次特别难,但是一旦成功就会有一群非常忠实的朋友愿意投资,这相当于有了一个自己的资金池,并且这个资金池非常健康”。

  阿里影业对娱乐宝的“众筹”属性作了解释。他们将“娱乐宝”定位为一个有着稳定年化收益率,并打包了一些“粉丝”权益的理财产品。以“娱乐宝”《小时代4》项目为例,其设定的最低投资金额为100元,预期投资年化收益率为7%。按此推算,假设一位用户给《小时代4》项目投资了100元,基本可以保证获得7元钱收益。但这投资的100元并不是直接投到郭敬明手中,而是先买成国华人寿的保险理财产品,然后再采取合法合规的方式投向文化产业,获取投资收益。

  电影众筹前途未卜,但也带来了一些有趣的现象。随着门槛逐步降低,参与人群的增多和参与方式的多样化,电影众筹也正推动电影的类型更加丰富起来。包括近期出现的首部商学院

  EMBA电影《首尔探秘》和首部创客电影《创客时代》等。

  另一个现象是,在《大圣归来》热映期间,由娱猫发起的大圣归来系列动漫衍生品也在京东众筹上线。但与粉丝们对影片的狂热追捧相比,衍生品众筹受到“冷遇”。目前,离众筹结束还有不到10天,但20款衍生品中只有一款“大圣彩虹杯套装”众筹成功,其余项目的平均众筹金额不足1/3。

  这也给衍生品众筹带来启示:定位人群、受众年龄、推广渠道、价格区间、版权保护等因素或将逐步纳入考量。

  虽然在“BAT”3家中最后出手,但微信电影却看好电影众筹与微信平台社交属性相结合的未来。“我们现在在做一些众筹的尝试,包括众筹《刺客聂隐娘》的加映场次,以提高影院闲时上座率等。”孙磊告诉记者,他们还将开发更多形式的有趣好玩儿的电影众筹产品。

  行业政策亟需细化

  电影众筹涉及影视和金融两个跨界领域,需要两个领域同时发力,将政策落实到细节

  据统计,国外众筹平台Kickstarter已在短短4年里,为电影众筹超过1亿美元的投资,帮助超过3000部短片及近5000部电影完成众筹。而国内的电影众筹目前尚无法达到这样的体量。

  留心观察不难发现,即便是那些成功的电影项目,其众筹金额也只是投入成本的一小部分。譬如,与影片总投资成本1.2亿元相比,《大圣归来》众筹所得的780万元可谓“杯水车薪”。又如备受瞩目的科幻电影《三体》目前完成10万元的众筹,这个额度也仅占影片投资额的0.5%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,包括电影众筹在内的文化众筹,在定位上一直都游走在“营销”与“投资”的边缘。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,就是政策。

  2015年8月7号,中国证监会发布了《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》。其中一条特别引人关注,即“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开展股权众筹融资活动”。随后,中国证券业协会发文称,根据证监会通知精神,将《场外证券业务备案管理办法》第二条第(十)项“私募股权众筹”修改为“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”。这些政策涉及诸多众筹类项目,电影众筹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“电影众筹涉及影视和金融这两个跨界领域,因此需要这两个领域同时发力,将政策落实到细节。”观众网及观众筹网CEO张拓说。

  “电影众筹是一种创新尝试,需要在防范风险的基础上继续鼓励和支持。”刘德良认为,对政策尚不熟悉、对众筹业态不熟悉、缺乏相关专业人才、缺乏项目推广渠道等是需要首先解决的问题。

  “我理解众筹的本质就是‘互联网+’。它会带来一种社会制度和金融制度的变革,会颠覆或者改变传统的金融和传统拍电影的模式。”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表示,“众筹平台不仅是一个交易所,还是集中各种要素、创意的大平台。从剧本开始,从找导演和找演员开始,让消费者参与,让消费者当家做主,这比单纯的股权投资更有意义”。

  而大盛国际传媒创建者兼总裁、著名制片人安晓芬认为,任何一个模式的诞生,要获得可持续的发展,一定是双赢的结果。她表示,“许多影视机构对众筹电影的探索目前处于观望状态,一个模式能够真正给到双方利益,才是一个好的可行的模式。”(金 晶)


转自新华网

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—— 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 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 电影网

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www.cchfa.cn 学会邮箱:abcabc@cchfa.cn
京ICP备09038437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068号